不是人间色

对养成系和青梅竹马完全没有任何抵抗力……等我搞完费陶我就搞搞梅花师徒【罪恶发言

“等爱的人很多,不预设你会在乎我。”

【夜尊x杨修贤】ANGEL

#自己来搞一搞,纯属邪教

#脑内产物,私设有

#食用避雷









杨修贤坐在床上,两只手撑着床,他使劲地想把脚从夜尊手里抽出来。但那人力气大的很,一只手锢着他的脚就想往鞋里塞,杨修贤挣扎了几下无果,倒把自己疼得眼泪都差点下来。

“你到底想干什么!”他忍了忍哭腔,呵斥了一句。

夜尊抬起头,漂亮的脸上满是疑惑,大概是不明白这么明显的行为杨修贤怎么会看不懂。他的声音放得柔柔的,还翘起一点尾音。

“我在帮你穿鞋呀。”


杨修贤一听他这语气就下意识一抖,但还是僵持着不愿意屈服,他看着夜尊手里的那只鞋,有纹路的好料,做工也不差,但怎么说那也是双女士高跟。

他越看越气,真后悔招惹了这人。

“我不想穿这双。”

“可是这双鞋是我特意为你挑的,我觉得很配你。”夜尊还是不死心,甚至有点委屈。


配你妹。杨修贤在心里翻了无数个白眼,愣是没敢说出来,面前这位爷喜怒无常的劲可让他吃了不少苦头。他可不想刚能下床就又被摁回床上去。


手中的脚腕纤细得似乎一掐就断,在两人的对峙中被夜尊抓红了。


夜尊没听到杨修贤的回答,又觉得自己的好心没有不被接受的道理,于是加重了手上的力气,不顾杨修贤的抽气声,硬生生把那只鞋套了上去,然后按部就班地套上了另一只。

那双高跟鞋的鞋跟不算高,最多只有两寸,黑色的鞋身把杨修贤露出的脚裸衬得白过了头,有种莫名其妙的圣洁感。

杨修贤没敢上手直接脱,只是抖抖脚想让鞋自己掉下去。

“你再动试试看。”夜尊突然说。

杨修贤一下没了动作,夜尊见他不再反抗,又把语气调回了原样,脸上的笑容母猫见了都发春。

要是刚认识夜尊的杨修贤看了,估计恨不得直接把人摁在墙上亲了。


“好看。”夜尊由衷地赞叹了一句,“不愧是我一眼相中的。”他的目光黏在杨修贤身上,好似在打量什么刚被包装起来的名贵花瓶。

好看你怎么不穿?杨修贤的话到了嘴边又转了个头:“为什么突然给我买这些东西?”

夜尊微微睁大了眼,“因为你爱我啊,所以我喜欢的东西你要都带着才行。”他把坐在床上的人一把拉起来,对方还不适应高跟鞋,脚下不稳落进了夜尊的怀里。


“你把那句话再说一遍吧。我还想听。”

















杨修贤盯着坐在吧台的男人已经快十分钟了,室内的灯光暧昧不清,显得那人的脸部轮廓柔和得令人心动,但他戴着面具,又穿着一身白西装,打扮的好似来参加西方中世纪的化装舞会。

杨修贤今晚本来就是来猎艳的,男的女的他倒是不挑,吃不上他也不强求。今晚他看上的这个人遮了半张脸,面具露出的眼睛却像是泛着水,低着头盯着手里的玻璃杯,深情得不像是在看一个物件。


男人面前只有一杯白兰地,拿着杯子的手修长。


坐在杨修贤旁边的兄弟用手肘捅了他一下,“干嘛呢,都快成望夫石了。看中了就去啊,在这装什么远观君子呢。”

杨修贤转过头笑着骂,“你懂什么,这叫艺术。”


兄弟看了一眼吧台,“穿得是挺艺术的。”


杨修贤不再跟他废话,拎了杯酒就晃了过去,他把自己的酒随手一放,却夺过男人手里的那杯白兰地,指尖有意无意地擦过男人温热的手背。

然后他一饮而尽。

“是杯雅文邑的?”他把酒杯放回男人的手里。

男人没说话,只是看着杨修贤笑。

“我刚刚在你看着酒杯的时候就在想,你的眼睛真好看。”杨修贤笑了笑。

男人闻言把酒杯转了一下,酒杯映出杨修贤一个模糊不清的身影,他的声音轻得让人心痒。

“我没看杯子,我在看你。”

杨修贤俯下身去,嘴唇贴着男人的耳垂,压低了声音,“十杯杯雅文邑的白兰地,我喝过你,你跟我走,你要是喝过我……”他顿了顿,伸出舌尖舔了面前的物件一口,哑声笑了,“我和你走。”











夜尊不得不搂着杨修贤才能让那人别滑到地上,他的头垂在夜尊的肩窝,呼吸扫过他的侧颈,“你为什么喝不醉?”他小声地嘟囔。


杨修贤没想到这人这么能喝,杯雅文邑的白兰地虽然优雅,但是酒精浓度也颇为强烈,夜尊十杯下去面不改色,倒把杨修贤喝得今夕不知何夕。


夜尊好脾气地扶着这个醉鬼,“因为我不是人,酒精会在我的身体里分解,我最多只会头晕。”


“你不是人……那你是什么?”杨修贤的脑子像是生了锈,半天都运转不过来。


“我是鬼呀。”夜尊说。


杨修贤扶着夜尊的肩膀站直了,他盯着夜尊的脸,也不知道清醒了没。


“鬼是你这样的。”他突然伸出手把夜尊的面具摘了下来,然后捏着那张面具笑了,“……那我连人都不想做了。”


杨修贤忽然吻上近在咫尺的唇,把整个人都挂在夜尊身上,夜尊没推开他,慢慢的回吻了过去。杨修贤啃了好一会才放开,下意识地低声说了句“我爱你。”


这调情的三个字在酒吧里谁没说过几百遍,偏偏夜尊像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说辞,眼睛都亮了,瞳孔似乎泛出诡异的红。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次?”他急忙追问道。


杨修贤的酒劲上头,混混沌沌皱着眉看了夜尊半天,夜尊也不催他。


“你为什么喝不醉?”杨修贤慢吞吞地吐出几个字。


“你不是人,那你是什么?”


夜尊还是看着他,像是在要一个决定生死的答案。


“……我爱你?”


就是这一句。












tbc





只是想写写喝的烂醉的杨修贤和喝不醉的夜尊:-(

【江鸿】孤魂

#这对骨科年下真是无敌了

#一百零二话衍生,私设有

#食用避雷









“可是……无论皇兄怎么对我,我对他的心都是不变的。”





帝江死死地拉着他的皇兄的衣摆,就如同以往的几百年一样。但也如同以往的几百年,帝鸿没有停下脚步,他只想一味地向前走,走到玲珑的身边去。

帝江想,看看我啊皇兄,看看你这个冥顽不化,执迷不悟的弟弟。 明明我已经夺走了玲珑的身体,明明几乎要摧毁了那个女人的灵魂……明明都到了这个地步,你仍然不愿意真正地看向我。

帝江无数次幻想事情败露以后帝鸿的反应,一定是勃然大怒,恨不得将他扒皮抽骨,甚至逐出凤凰城,他幻想了那么多,却毫无防备地被帝鸿无关紧要地一句“你只是被影响了”给刺得遍体鳞伤。

他的心脏好似被他的皇兄的无关紧要分成了两半,一半已经死了,还有一半仍然执着地支撑着他,恳求帝鸿彻底了结了自己。

帝江幼时从未见过群臣口中皇兄深爱的女人,所以他也想象不到所谓的妖妃有多么风华绝代,他只是一味地看着帝鸿在那个女人不在的几百年里,无望地等待着,期待着。

于是他也在这几百年里举步维艰。

说到底他和帝鸿真不愧是血脉相连,就算样貌不一样,性格不一样,骨子里的东西却是一样的。帝鸿可以为了玲珑不顾天下,他也可以为了帝鸿不顾苍生。


可他也只有生死一线的时候才敢把帝鸿从心尖上放下,小心翼翼地说出这些话来。这么多年绕来绕去,他也就敢对帝鸿撒了这么一个谎,偏偏那人也没放在心上。



“你真的除了那个女人就什么都不在乎了吗……皇兄?”帝江死死地盯着帝鸿,抱着那么一点点的希望,希望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怜悯,或者愤怒,再或者是恨意,什么都好。



什么都比一无所有好。







他不禁想起幼年的事来,明明皇兄都已经震怒成那样,听到他的名字却禁了声。


“是你啊。罢了。”


什么叫罢了?为什么到了我这里就罢了?是本身就没有任何期待,所以失败了也不惊讶吗?







他抹杀自己,代替玲珑,崔钰质问他这么做不孤独吗的时候,他只觉得这简直是求之不得。

“我会陪哥哥永远地走下去,这一次不会再让他有遗憾,不会再让他伤心流泪。”

我只是想陪你走下去,用你最喜欢的模样,我知道你从来都不需要帝江,让你还活着的是玲珑,可是你知不知道啊……让我还活着的也是你啊。

他的皇兄是几千年来最强的凤凰,迟早要飞到他够不着的地方去。他藏起自己的徒有其表不堪一击,端着河清海晏妄图靠近对方。

如果他的皇兄还肯再看他一眼,什么赴汤蹈火万死不辞,他也不会去想拯救什么天地,不会发扬凤凰一族的光。


所以他的心魔骤起。


他以一人之身挡在了帝鸿面前。


“皇兄。”





这是我的心魔,我只想所思所慕,皆可如愿。













看了最近的更新,突然觉得其实前大不适合任何一个人。 

他身上有一种不粘红尘的疏离感,他关心的永远都是更远的东西,又偶尔会对身边的人有那么一点人情味的小举动,他不介意为了那些远大的东西牺牲别人,更不介意牺牲自己。

他有恩必报,但对于自己又一点都不在意,前世玄铭宗差点把昭昭杀了,他为了不闹出更大的事端,二话不说就去一挑三了,但自己在伏魔大会被暗算差点死了,也没做出什么报复的行为。

那到底是什么驱使他跳进轮回里?

你摸不透他看不透他,他生死不羁,逆水行舟。




【龚大】露中生


#是龚x前大

#行文混乱,私设如山

#食用避雷









龚常胜没有心魔。


对他来说这世间的对对错错,纷纷扰扰都是修仙的历练。无论是东方芜穹还是东方纤云都曾告诉他修仙途中最重要的不过是坚守本心。

所以龚常胜一直都未做过违背本心的事。十五筑基,十八岁结丹,十九岁金丹期大圆满,已是千年来的天纵奇才。就算是为了东方纤云夜探百媚教身受重伤,再到玄铭宗被破灭天宗毁于一旦,自己也身陨,也可谓是坦坦荡荡,无愧于心。


但这一生也就戛然而止了。


只是唯独还有一念。他从遇到东方纤云时已经目盲,万象都已不见,小云哥哥的相貌只能凭手中所感记住。


弱水三千,未渡先搁浅。











东方纤云赶到时玄铭宗这个修仙大宗早已经被毁的干干净净,就连战死的弟子手中的法器都被坐山观虎斗的其他小门派捡走了。

算天撑着伞站在他身后,东方纤云放眼四处满目疮痍,他御剑赶来耗费了太多气力,只得暂时扶着身旁的一根残柱。

“还是晚了。”东方纤云轻声说,“……就真的没办法改变吗?”他把手慢慢的放了下来,重新站直了。

算天无言地看着这一切,她已经告诉过东方纤云太多遍,这是天道,无可解。算天没办法看到他的表情,她想了想还是开了口。

“重新来过吗?”

东方纤云抬起头,已是天雷滚滚。












龚常胜觉得自己做了很多个梦。

有的是他幼年时被那些外门弟子哄骗,然后被他们毒瞎了眼;还有的是他在玄铭宗拿着穗子和东方芜穹一起喂宗里养的仙鹤。

更多的是东方纤云。

他看见他的小云哥哥一人执剑闯入烟花之地,少年人清秀的脸压着一层怒气,将剑抵在老鸨肥腻的脖子上,冷声问龚常胜身在何处。

再然后是东方芜穹在和东方纤云谈话,东方纤云站得有点远,龚常胜只听见他说什么“不必告诉他”之类的字眼。

他还看见东方纤云指挥第二次伏魔大会时,被正道弟子暗中偷袭,再见面时却还能面不改色地向那些人行礼问好;他甚至看到似乎还没入逍遥门的东方纤云站在逍遥山下,抬头看写着“逍遥门”的牌匾,最后还是头也不回地走远了。

他看见那么多个东方纤云,却无一例外的,都是孤身一人的东方纤云。











东方纤云一只手捂着腹部血流不止的伤口,他看见算天慌张地向他跑过来,连那把她从来没离过手的伞都吓得跌落在地。

她扶住东方纤云下滑的身体,一时间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算天结结巴巴地说:“不,不可能……你是天道选中的人……不可能……”

按理来说这个世界几乎不存在能杀死东方纤云的人。

不,不对。还是有的。

算天猛地一抬头,“是谁伤的你?”

东方纤云觉得自己的力气都要随着血液流干了,他垂下开始涣散的眼,“是我自己。可以停下了,我已经找到答案了。”

对,他已经找到答案了。


唯有不看,不说,不听,不接触,不靠近,甚至是不存在,无关尘世,这才是他早就应该发现的答案。


印飞星还活着,师妹还活着,东方芜穹还活着……龚常胜那孩子也还活着,这已经是无数轮回里最好的结局了。

“是吗?”算天轻声问,没有回答,也不会有人回答。



不过是独醒者悲怆。













龚常胜茫然的看着这一切,看着他曾经发誓要用自己的一生护着的人无数次跳进轮回,为所有人的命运做了一次又一次的修改,这些不断回放,仿佛没有终点。

而一直站在东方纤云背后的天道者,现在现在了他的身后。

“这是什么?龚某的眼睛……为何能看见?”他惊奇地发现何止是能看见,这一切在他眼里简直分毫毕现,无论是东方纤云眼中流淌的金色,还是挥剑时微微扬起的发梢,都一清二楚。


“这是东方纤云给出的答案,至于你为何能看见,是因为你有心魔。”算天说。


龚常胜一愣,摇摇头“龚某没有心魔。”


“你的心魔是什么?”算天好像没听到,她静静地盯着龚常胜,手却不可抑制地攥紧了伞柄。


他本想再次否定,但转念一想,他为何能如此料定自己没有?

龚常胜沉默了一会儿,突然站起身来,急急忙忙地问道:“小云哥哥现在身在何处?”

“已死。”

“不可能。”龚常胜没有迟疑。

“上一任天选之人确实已死,不然我不会来找你。”算天说。

“不可能。”

这一次算天没有接他的茬,因为她看见龚常胜指尖因为情绪过于波动而失控的雷光,而龚常胜自己紧紧地抿着唇,一副死犟的模样。



“龚常胜,你有心魔。”算天重复了一遍。“是什么?”








龚常胜转头看向东方纤云,他终于能好好看看他的小云哥哥了。


东方纤云一如平常的模样,但他只是静静地站在那,眼中空然无物。


龚常胜扪心自问这短短几十年里,被同门毒害之时,真的没有过怨恨吗?若他能早日改变,是不是就不必只能看着东方纤云的幻象了呢?


龚常胜没有心魔。唯有东方纤云一人溶于浊酒,此杯冥冥无人接。


庄生梦里。





露中生,影里死。



Fin




前两天回顾漫画的时候看到现大死时出现的数据,重选主角的话,蜀三路是第一人选这个设定可以说是很心动了,然后就莫名其妙地写了一下……

比较意识流,大概就是前大放弃了轮回,但是天道是不会停下的,所以算天去找了蜀三路这样的感觉……

【龚大】点化

#是别人点的肌肤饥渴症梗

#前世龚x前大,是双箭头

#私设如山,食用避雷







龚常胜很粘人。

东方纤云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

自从他把龚常胜从烟花之地救出来之后,这孩子就特别粘他,“小云哥哥”“小云哥哥”地叫个不停。每次他到玄铭宗看账时,墙头上就冒出一个小脑袋,东方纤云一听到动静,不用猜都知道又是龚常胜寻过来了。

一开始东方纤云还垂着眼认真地告诉他:“龚道友是玄铭宗宗主的弟子,身份贵重,这样称呼在下不太合适。”

可龚常胜听了,那双看不见的眼睛呆呆的看着他,然后抿紧了唇,像是要哭。

东方纤云暗叫一声不好,他静心寡欲修道好几年,什么都断了个干净,唯独受不了别人的眼泪,尤其是像龚常胜这样的孩子。

东方纤云看着看着,忍不住叹了口气,摸了摸龚常胜的头发,“龚道友要是实在改不过来……就不必勉强了。”

随即龚常胜像是得到了什么允许,一把抓住了他的手放在脸上蹭了蹭,也没说话。东方纤云只当是小孩子的发癔症,没有放在心上。










东方纤云发现龚常胜这些年来逐渐不再满足只在玄铭宗见他了,要不是他三申五令让龚常胜不要当着别人的面来找他,他估计这孩子都要闯进山门了。

龚常胜身份特殊,天赋异禀,正道魔道盯着他的人不少,而他自己处境颇为复杂,所以东方纤云本能地觉得他们之间的关系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不然迟早有一天会给龚常胜带来麻烦。

但他现在头疼得要命,龚常胜的给他的通讯符烧了一张又一张,好像龚常胜身上的通讯符是白捡的。要不是他能察觉到龚常胜的气息就在附近,都要抽剑出去救人了。

东方纤云刚这样想着,龚常胜又燃了一张。

这还没完了?!

东方纤云忍无可忍,只想把这小混蛋教训一顿,让他明白有钱也不是这样花的,可他刚推开门就被死死抱住了。

果不其然龚常胜还是偷偷跑到逍遥门来了,东方纤云把对方推开,想好好讲讲道理,可对方看起来委屈得很,恶人先告状道:“小云哥哥,你已经快两月没来看过龚某了。”

东方纤云被抢了白,听完心里已经软了一半,面上还不动声色,龚常胜没得到回应,委屈巴巴地靠在东方纤云的肩上。

东方纤云这才发现在这没见面的两月里,龚常胜不仅结了丹,个子也长得比他高了。

都说修道之人,太上忘情昙花一刹,但东方纤云是真真切切地感觉到了白驹过隙,不过两月光景,他身边的师弟师妹,还有这个他从小救下的玄铭宗弟子都长大了,就连他的二师弟印飞星都快赶上他了。

“抬头,我看看你。”东方纤云伸手拍拍龚常胜的背。

龚常胜乖乖地抬起头,心里估摸着他的小云哥哥应该没有生气,便得寸进尺地把东方纤云的手放在脸上。

东方纤云不太明白龚常胜的动作,心里想着,这下好了,不仅个子比我高了,连胆子都大了不少。东方纤云本想抽开手,但龚常胜攥得太紧,竟然没有成功。

东方纤云这短短十几年,身边亲近的人不过尔尔,说到底他心里也没什么正邪之分,但是有善恶,有私心。他用私心把所有人分成了三方,而龚常胜从其中无关紧要的一类,硬生生地把自己分到了东方纤云要护着的那一类。

“到底为何而来?”东方纤云突然注意到龚常胜的指尖有点抖,面色也不太好。

龚常胜微微瞪大了眼,“小云哥哥不信龚某的话吗?龚某只想见见你。”

“不信。”东方纤云皱着眉。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觉得龚常胜的脸好像更白了。龚常胜把头低下去一点,咬紧了牙。

东方纤云想了一会儿,还是用上了自己曾经十分抗拒的称呼:“到底怎么了,跟小云哥哥说好吗?”


龚常胜听到这一句整个人一僵,忍了半天才憋出一句“……龚某能不能,再抱抱小云哥哥。”












“听起来像是我之前在别处知道的一种病症,如果真是这种病症倒也没什么大碍。”算天听完前因后果,转了一下手中的伞柄,“龚常胜现在在你房里?”

“嗯,他看起来不太好,我不放心他贸然下山。”

“去问清楚吧,不然我也不能确定。”算天看向东方纤云的房门。

东方纤云点点头,站起身来就走。

“等等!”算天喊住他,一脸郑重,东方纤云不禁有些不安。

“所以后来你给他抱了吗?”算天问。

“……”








东方纤云推开门,看到龚常胜正蜷在他的床上,紧闭着眼。他慢慢地走近,龚常胜若有所感地睁开了眼。

东方纤云在床边坐下,有一搭没一搭地摸着龚常胜的长发,低声说:“不必担心,天道者说了,不是什么大病。”

“会好吗?”

“会的。”

“……龚某不希望它好。”龚常胜的声音里有点低落。

东方纤云一愣,“这个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龚某不太清楚……大概是小云哥哥救下龚某的时候吧。一开始龚某只是想牵一下小云哥哥的手,再到后来就会想多牵一会儿,然后……”龚常胜想了想措辞,“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天道者说这种病对很多人都有,是吗?”

龚常胜一下坐起身来,急急忙忙地解释“不,不是,是只对小云哥哥的,龚某没有……”

“龚某只是……”龚常胜突然说不下去了,难道真要对他的小云哥哥和盘托出,说自己整日都想和他待在一起,不仅仅是牵手,还有是拥抱,甚至是耳鬓厮磨吗?

龚常胜说不出口。

就在龚常胜纠结得快把自己给憋死的时候,东方纤云突然笑了一声。

要说东方纤云多年来喜怒不形于色,龚常胜一时间分不清这笑声是讽刺还是别的什么,把龚常胜的吓得更是六神无主。

东方纤云看他这样已经明白了大半,却意外的并没有什么抗拒,他只觉得心头一跳,多出许久不见的一点欢喜。

他想,他从小除了姐姐便是孤苦伶仃,从没有人和他说过,还有人能只为了另一个人生出这样的病来。


“只是什么?”东方纤云问。

“……只是短短百年,欲以……”龚常胜咬了咬牙,还是说了出来:“欲以小云哥哥为梦。”

龚常胜在惶惶然中,听见东方纤云说:

“好。”

最是流风回雪意,难离红尘无业障。


他在看你。



Fin


短短百年,欲以你为梦。

           一一许睢

下面是带有严重cp滤镜的前世龚常胜和东方纤云的性格分析。

首先前世的大师兄和龚常胜是从小就开始接触的,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大家知根知底的,龚常胜就没有这一世那么心机桂花糕……而且说话的语气也没有那么正直,反倒有几分穹哥耍流氓的样子【嗯????

一上来就是笑着调侃大师兄对印飞星是不是有私情,很明显前大也是习惯了,就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不要多嘴。”

总之虽然出现有前大的回忆杀很少,有前大和上一世的龚常胜的回忆杀更少,但是从短短几页也不难看出【?】他们之间的相处不会说什么客套话,以前大的正直也应该不会让龚常胜和这一世一样弄不清楚心悦之情。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龚常胜让前大先走的时候说的“小云哥哥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不会有其他的含义,就是字面意思,简直是危急时刻下赤裸裸的告白啊。

顺便说一个这一世龚大很戳我的一个点:

这一世大师兄从小时候救过龚常胜一次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面,也就是说在他们第一次见面分开的时候龚常胜摸过大师兄的脸,把手上感受到的脸的轮廓记在了心底,这一记就记住了好多年。

而且大师兄救他的时候两个人都还只是孩子啊,都说女大十八变【不是】,在这么多年过去了,龚常胜竟然还能摸出大师兄的脸……这我真的不知道要说什么了……上炕吧……

【穹大】非我

#是穹哥×前大

#走的是前大的剧情线

#食用避雷







美人在骨不在皮,逍遥门的大师兄东方纤云就是个好例子。

外门弟子在早课坐息时,东方纤云作为内门弟子就坐在坛首。偶尔印飞星和逍遥星河会在,但毕竟是孩子心性,总是赖床起不了身,若是外门弟子提及,东方纤云也只是闭着眼来一句:“专心打坐。”

外门弟子们撇了撇嘴,心想大师兄偏心。

但东方纤云是真好看啊,他静静坐在坛上,明明只是十二三岁,看着却像一块上好的白脂玉,让外门弟子看着看着就红了脸。

玄铭宗的弟子们也觉得东方纤云好看。

逍遥门的账总是还不上,少不了玄铭宗的接济。东方纤云从小就顶着大弟子的名头到玄铭宗走动,脸上的婴儿肥都还没褪去就一副少年老成的模样。再过几年,少年人依旧一身道袍,是唇红齿白,身姿翩然如燕。

那么不例外的,东方芜穹也是这其中的一员。若是平常他夸上身边的美人几句,对方也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就算不领情也罢,反正东方芜穹的床上也从不缺人。

但东方纤云只是淡淡的拱了拱手,“家主大人谬赞了,修道之人早已不在乎皮相,更何况在下不过是芸芸众生中的一人,不值得家主大人费心。”

这话说得像是什么都明白,又像是什么都不明白,着实让人挠心。

从此东方芜穹就对东方纤云留了个心。

只是在这样不咸不淡的几封书信来往里,东方纤云礼数周全,寥寥几句里讲的也多是逍遥门之事,倒像个木头美人了。


东方芜穹捏着那几张薄薄的信纸,心里却想着几年前东方纤云将走失的龚常胜送回玄铭宗的样子。


那时候东方纤云也是个半大的孩子,龚常胜抓着东方纤云的裤腿,怯生生地躲在他身后不肯走,还是东方纤云轻声哄了他几句,龚常胜才肯松手。所以每次东方纤云来玄铭宗的时候,龚常胜总是要特意去看看他的小云哥哥,弄得东方芜穹都有些吃味。







东方芜穹将手里的信举起来对着阳光,将信上的几个字默念了几遍一一一“与逍遥星河结亲。”


他不用想就知道这肯定不是东方纤云的意思,要说东方纤云什么都好,从不关心男女之情,没事基本不出修道院,又怎么可能对他那小师妹起什么心思呢?


他几乎都能想象到那个逍遥门副门主紧皱着眉头,让东方纤云接受这门亲事了。


再到后来逍遥星河深陷百媚教,那一晚龚常胜和东方纤云夜探百媚教的事他也不是不知道。但紧接着的龚常胜重伤的消息还是打了他个措手不及。


天道者说龚常胜命数未尽也好,东方纤云是天选之人也好,东方芜穹从来不信什么天道。毕竟是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东方芜穹恨得牙痒,偏偏在伏魔大会起行前夜,东方纤云不请自来。


东方纤云依旧是平常矜持的模样,只是眼中多了一点愧疚,但这一点愧疚掉进了长久的波澜不惊里,一会儿就看不见了。


他平静地请了罪,要了令牌。东方芜穹觉得实在看不透他。

这孩子是怎么进东方家的他一清二楚,从小父母双亡,姐姐被害,不过是孩童之时就已经懂得隐忍和杀人之道。他不正是看中了这份杀伐果断的心性才让东方纤云进的东方家的吗?


可现在他都为了他那二师弟都做了些什么?夜探百媚教时不仅没有除魔,伏魔大会召开前又私自给印飞星通风报信,这些真当他是又聋又瞎不成吗?








“你是在对印飞星愧疚吗?”东方芜穹问。

东方纤云一愣,良久,他回答:“……没有,我和他都是天道之下的凭吊齿残的人罢了。”

这回到东方芜穹愣住了,若是东方纤云本身就是富贵家,这样的珠玉谁不愿意捧在手心里。

可不是。

逍遥门那样的落魄门派竟然也要一个小辈撑起来,少年人应该有的心性东方纤云早就磨得半点不剩,过于护着身边的人又让他多了一大堆软肋。

东方芜穹摩挲着腰上的穗子,心想,这样的人生,半点身不由己,东方纤云到底是怎么熬过来的呢?





东方纤云行了个礼,“若没有其他事,晚辈就先告辞了。”

东方芜穹没有回答,他只是又喝了一口酒,闭上眼不知道在哼什么,东方纤云凝神才听清楚。

“人生无根蒂,飘如陌上尘。
分散逐风转,此已非常身……”


若是印飞星在场,估计要奉上一句难听,龚常胜的话只当这大师兄又发了什么疯,但东方纤云什么也没说,他将这几句话一嚼再嚼,最终还是只剩下“身不由己”的余味来。


当东方芜穹再睁开眼,东方纤云已经走了。此时天色微凉,名门正派已经齐聚,东方芜穹幽幽地叹了口气。


第二次伏魔大会终于要开始了。





Fin

人生无根蒂,飘如陌上尘。
分散逐风转,此已非常身。
                    一一一陶渊明


找时间看了一下《飞星劫》,唉:-(

前大以前真是个小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