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上讨喜的人太多,你又记得住谁



“我不负天下,不负剑冢。”



“你有。”


苦。

给自己记一个梗










人死后如果有执念,那么灵魂会附在离自己最近的人身上不肯离去,直到完成自己的心愿。

李白庆幸着这一点,狄仁杰死后的灵体附在他身上,没有散去,都说魂归故里,狄仁杰大概是想回到长安。

灵体不会说话,但是却有意志,但除了被附身的人没人看得到他们,对于李白来说这已经很好了。他们一起走过了山山水水,什么洞庭千里烟波,什么蜀山万丈高峰,灼灼桃花十里,只有长安,是李白没法落脚的禁地。

狄仁杰的灵体看上去挺高兴的,李白喝酒的时候他也会去握住酒杯,只是握不到。李白也高兴,只要狄仁杰还在他就高兴,但有一天他突然想,这样一直下去,一直不回长安,狄仁杰会恨他吗?

狄仁杰还在他身边,就说明他还有执念,李白明明应该帮他完成这个执念的,可谁没有私心?

李白在矛盾中看向狄仁杰,对方也安静的看着他,李白默默地做了一个决定。

“你想离开了吗?”李白问。

灵体不能说话。

“我们回长安吧。”

狄仁杰握住李白的手。







李白和狄仁杰站在高楼上,高空俯瞰盛唐长安城繁华的街市。

他想起刻在城墙上的诗句。

“欲上青天揽明月。”

山河犹在,国泰民安。

“怀英开心吗?”李白轻声问。

狄仁杰轻轻地点头。

“……那就好。”他没敢再去看那道灵体,他只觉得身体愈来愈轻。

狄仁杰终于要走了,李白想。

世间众多,唯有一者难以放下,李白摇了摇头,不知是不是该笑自己痴傻。

远处传来孩子的嬉笑声,原来那不过是转瞬即逝的花火。

十里寒塘路,烟花一半醒。


灵体轻轻地抱住了李白。


他忽然哭了。

















我魂归故里,故里是你。


伊斯卡里奥线的指挥使对于伊斯卡里奥有种病态的执着。不是很深,但是可以就一定要做到。

至于伊斯卡里奥,我个人觉得他对指挥使并不是没有感觉,只是他对于塞拉菲姆的剪头太粗了,即便是“两个人的城市”都洗不白。

但是指挥使对于大三角求仁得仁的感觉不是更带感吗?

我是自愿死在你手中的。爱和在乎我都交给你了。至于其他的,我都信你。

北洛太可爱了。他的腿我可以吸一年。


【幽桐x男指】【论坛体】谢谢各位他们在一起了

#永七一周年纪念,有私设称呼

#世界和平,食用避雷

#算是 知难而退 的售后










1L今天转发抽奖

我终于等到他们官宣了,我累了,我痛了,我哭了


2L

这养成系我服了,一等就让我等四年


3L

我今天就要撒开嗓子喊  幽指好磕!!!


4L

没办法zhs那时候连十八岁都没到你让他们怎么官宣?你们不为zhs想也应该为少爷想想吧


5L

等一下什么情况啊??少爷的新饭不太懂??怎么就突然官宣了??而且对方貌似还不是圈里人??


6L

新饭真实流泪了,刚饭没多久男朋友就和别人跑了

我好悲伤,我在雨中拉肖邦


7L

这柜门防了四年终究还是没能防住



8L

到底什么四年啊??少爷不是一次绯闻都没闹过吗??怎么就突然冒出来一个结婚对象啊??


9L

哇,黑门事件不就才过去了四年吗,怎么搞的好像十年后了,那么多人连zhs都不认识


10L

恍如隔世了,少爷的新饭确实不会懂




11L

Ls要说就说清楚好吗?什么奇怪的优越感??


12L

现在交界的论坛都快刷爆了……zhs不亏是能带来腥风血雨的男人



13L

那就给最近四年里的少爷新饭科普一下吧:

是的没错少爷在四年前就已经有对象了,就是今天官宣的那位,四年前黑门事件彻底结束,zhs作为中央庭高层人员就退休回学校上学去了,之前是少爷不想因为自己给zhs带来麻烦所以一直都不提,但现在zhs都毕业了就没必要瞒着噎着了呗



14L

卧槽??我都饭了四年少爷了竟然都不知道zhs的存在??!



15L

少爷你要是被绑架了你就眨眨眼



16L

眨个鬼,人家蒸煮你情我愿,轮得到你们这些妖魔鬼怪说什么



17L

重点不应该在这位zhs竟然在中央庭工作的时候还未成年吗??



18L

人家未成年的时候就已经拯救世界了……这是什么杰克苏设定



19L

大兄弟,说到杰克苏谁能苏得过少爷??十几岁的世界音乐天才,成年之后是大众情人



20L

抱歉你家大众情人今天结婚了



21L

楼上杀人还要诛心?



22L

他们两个的恋爱关系也太隐蔽了吧,记者从来都没拍到过??




23L

拍是肯定有拍到过啦,只是不会报道出来而已,少爷不会给发的



24L

这又是什么护妻行为



25L

既然都已经官宣了那说一下没关系吧……

就死zhs刚退休回校的时候是少爷亲自接送,之前因为zhs是中央庭高层所以媒体都不太敢做他的文章,怕被中央庭某位晏姓男子狙爆头

那次媒体觉得终于可以搞一个花边大新闻,然后就去蹲点zhs,少爷停车回来就看见zhs一个人手足无措地被围堵了




26L

我来接我来接!!少爷之所以被叫做大众情人也是因为脾气是公认的好,几乎就没见过他跟谁生过气

结果那一次少爷是真的动怒了,一把就把zhs从人群里面拽出来拉到怀里面,然后压着怒气地说:“你们别拍他!”



27L

附上当年这个视频的链接不谢

【链接】




28L

楼上的小姐姐竟然还有这个视频!!!当年这个视频刚流出来第二天就被删光了,想去回味一下这个生气的少爷都不配拥有姓名




29L

删除这个就不用说啦,一看就是中央庭的手笔



30L

我要呐喊!!这个这个少爷太苏了!!



31L

是的,苏爆了。那个用自己外套盖住指挥使的动作真是行云流水,我看一百遍


32L

魂穿zhs,安排一下



33L

那个把人拉到怀里的时候,少爷明显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实在是太戳人了


34L

就凭这个表情,女友粉向zhs认输



35L

等一下,zhs好眼熟啊……没饭到四年的人真的越看越眼熟



36L

这么一说我也……




37L

这不就是少爷常常演奏会上坐第一排位置那个人吗??每次录频都有入境的



38L

卧槽还真是,之前还想说每次都能抢到第一排的票真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原来有后门???



39L

还是蒸煮亲自开的后门呢



40L

是我活得太天真了



41L

这么一说,之前的见面会的名场面也是他们俩



42L

竟然还有??



43L

就是上次少爷在后台和粉丝见面交流,然后突然剥开人群走到zhs面前,指了指对方手里的本子要不要签名

我当时还二丈摸不着头脑,你一个知名人士主动跑去粉丝那边给签名,现在想想都是他们夫妻之间的情趣




44L

这个恋爱脑少爷,爱了爱了




45L今天转发抽奖

啊,我看到少爷来我们学校了



46

!!???



47L

嗯???什么展开??




48L今天转发抽奖

我没说过我和zhs是同一所学校的吗??



49L

好的看到这里我已经知道结局了



50L

只要我退得够快这份狗粮就追不上我



51L

晚了,刚刚我和zhs打了个招呼,少爷就站在zhs旁边看着他,然后zhs就和我们介绍说这是我男朋友,这时候少爷才反应过来,笑得特别开心地回答

“对,我是他男朋友”


52L

我暴毙












角色粉≠书粉
书粉≠作者粉
我可能会因为一个作者爱上一本书,但绝不会因为一本书爱上一个作者。

这两个人头都给我笑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大概就是夫妻相吧

图来自@小王子养玫瑰

“等爱的人很多,不预设你会在乎我。”

【夜尊x杨修贤】ANGEL

#自己来搞一搞,纯属邪教

#脑内产物,私设有

#食用避雷









杨修贤坐在床上,两只手撑着床,他使劲地想把脚从夜尊手里抽出来。但那人力气大的很,一只手锢着他的脚就想往鞋里塞,杨修贤挣扎了几下无果,倒把自己疼得眼泪都差点下来。

“你到底想干什么!”他忍了忍哭腔,呵斥了一句。

夜尊抬起头,漂亮的脸上满是疑惑,大概是不明白这么明显的行为杨修贤怎么会看不懂。他的声音放得柔柔的,还翘起一点尾音。

“我在帮你穿鞋呀。”


杨修贤一听他这语气就下意识一抖,但还是僵持着不愿意屈服,他看着夜尊手里的那只鞋,有纹路的好料,做工也不差,但怎么说那也是双女士高跟。

他越看越气,真后悔招惹了这人。

“我不想穿这双。”

“可是这双鞋是我特意为你挑的,我觉得很配你。”夜尊还是不死心,甚至有点委屈。


配你妹。杨修贤在心里翻了无数个白眼,愣是没敢说出来,面前这位爷喜怒无常的劲可让他吃了不少苦头。他可不想刚能下床就又被摁回床上去。


手中的脚腕纤细得似乎一掐就断,在两人的对峙中被夜尊抓红了。


夜尊没听到杨修贤的回答,又觉得自己的好心没有不被接受的道理,于是加重了手上的力气,不顾杨修贤的抽气声,硬生生把那只鞋套了上去,然后按部就班地套上了另一只。

那双高跟鞋的鞋跟不算高,最多只有两寸,黑色的鞋身把杨修贤露出的脚裸衬得白过了头,有种莫名其妙的圣洁感。

杨修贤没敢上手直接脱,只是抖抖脚想让鞋自己掉下去。

“你再动试试看。”夜尊突然说。

杨修贤一下没了动作,夜尊见他不再反抗,又把语气调回了原样,脸上的笑容母猫见了都发春。

要是刚认识夜尊的杨修贤看了,估计恨不得直接把人摁在墙上亲了。


“好看。”夜尊由衷地赞叹了一句,“不愧是我一眼相中的。”他的目光黏在杨修贤身上,好似在打量什么刚被包装起来的名贵花瓶。

好看你怎么不穿?杨修贤的话到了嘴边又转了个头:“为什么突然给我买这些东西?”

夜尊微微睁大了眼,“因为你爱我啊,所以我喜欢的东西你要都带着才行。”他把坐在床上的人一把拉起来,对方还不适应高跟鞋,脚下不稳落进了夜尊的怀里。


“你把那句话再说一遍吧。我还想听。”

















杨修贤盯着坐在吧台的男人已经快十分钟了,室内的灯光暧昧不清,显得那人的脸部轮廓柔和得令人心动,但他戴着面具,又穿着一身白西装,打扮的好似来参加西方中世纪的化装舞会。

杨修贤今晚本来就是来猎艳的,男的女的他倒是不挑,吃不上他也不强求。今晚他看上的这个人遮了半张脸,面具露出的眼睛却像是泛着水,低着头盯着手里的玻璃杯,深情得不像是在看一个物件。


男人面前只有一杯白兰地,拿着杯子的手修长。


坐在杨修贤旁边的兄弟用手肘捅了他一下,“干嘛呢,都快成望夫石了。看中了就去啊,在这装什么远观君子呢。”

杨修贤转过头笑着骂,“你懂什么,这叫艺术。”


兄弟看了一眼吧台,“穿得是挺艺术的。”


杨修贤不再跟他废话,拎了杯酒就晃了过去,他把自己的酒随手一放,却夺过男人手里的那杯白兰地,指尖有意无意地擦过男人温热的手背。

然后他一饮而尽。

“是杯雅文邑的?”他把酒杯放回男人的手里。

男人没说话,只是看着杨修贤笑。

“我刚刚在你看着酒杯的时候就在想,你的眼睛真好看。”杨修贤笑了笑。

男人闻言把酒杯转了一下,酒杯映出杨修贤一个模糊不清的身影,他的声音轻得让人心痒。

“我没看杯子,我在看你。”

杨修贤俯下身去,嘴唇贴着男人的耳垂,压低了声音,“十杯杯雅文邑的白兰地,我喝过你,你跟我走,你要是喝过我……”他顿了顿,伸出舌尖舔了面前的物件一口,哑声笑了,“我和你走。”











夜尊不得不搂着杨修贤才能让那人别滑到地上,他的头垂在夜尊的肩窝,呼吸扫过他的侧颈,“你为什么喝不醉?”他小声地嘟囔。


杨修贤没想到这人这么能喝,杯雅文邑的白兰地虽然优雅,但是酒精浓度也颇为强烈,夜尊十杯下去面不改色,倒把杨修贤喝得今夕不知何夕。


夜尊好脾气地扶着这个醉鬼,“因为我不是人,酒精会在我的身体里分解,我最多只会头晕。”


“你不是人……那你是什么?”杨修贤的脑子像是生了锈,半天都运转不过来。


“我是鬼呀。”夜尊说。


杨修贤扶着夜尊的肩膀站直了,他盯着夜尊的脸,也不知道清醒了没。


“鬼是你这样的。”他突然伸出手把夜尊的面具摘了下来,然后捏着那张面具笑了,“……那我连人都不想做了。”


杨修贤忽然吻上近在咫尺的唇,把整个人都挂在夜尊身上,夜尊没推开他,慢慢的回吻了过去。杨修贤啃了好一会才放开,下意识地低声说了句“我爱你。”


这调情的三个字在酒吧里谁没说过几百遍,偏偏夜尊像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说辞,眼睛都亮了,瞳孔似乎泛出诡异的红。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次?”他急忙追问道。


杨修贤的酒劲上头,混混沌沌皱着眉看了夜尊半天,夜尊也不催他。


“你为什么喝不醉?”杨修贤慢吞吞地吐出几个字。


“你不是人,那你是什么?”


夜尊还是看着他,像是在要一个决定生死的答案。


“……我爱你?”


就是这一句。












tbc





只是想写写喝的烂醉的杨修贤和喝不醉的夜尊:-(